女主播靠打赏月入数十万,国家出手整治,榜一大哥或成历史

发表文章/ 周享玥

编辑/ retained

继饭圈大清查后,互联网现场直播也迎强监管。

9月2日,文化和通讯部放出一份备受瞩目公告,宣布《互联网现场表演Amuse政府机构管理办法》拟于8月30日发布实施。当中一条规定是,互联网现场表演Amuse政府机构(即金融行业内通称的MCN政府机构、主持人行会)严禁以不实消费需求、称要红包等形式介导使用者消费需求,严禁以红包名列、不实宣传品等形式炒互联网现场舞者总收入。

在此之后,MCN政府机构和主持人也被要求严禁以语言刺激、片面特殊看待、允诺网购、实体店碰触或共事等形式介导使用者消费需求。这也意味着,残暴生长多年的现场直播武林或将再无榜一小弟。而所谓的榜一小弟(阿姨),即通过在现场北京人民广播电台给主持人大量刷礼品而排在礼品第十四位的使用者,往往也被观众们称之为神豪。

这个金融行业也确实到了需要去清查的这时候了,一名抖音MCN政府机构负责人曹磊说AI财经新闻社,现在它的影响就和饭圈一样,对少年儿童来说,已经是一类严重错误示范点了。

现场直播红包背后的拳法

在现场直播武林里,主持人的总收入来源一般分为两种:一类是现场直播带货,当中的翘楚如薇娅、李佳琦;另一类是现场直播红包,主要就靠观众们刷礼品,尤其是榜一小弟或阿姨豪掷富家达成一致总收入目标,通则极广,几乎适用于于任何类型的主持人,但科鞭主要就集中在高帅富、舞蹈或者格斗游戏主持人领域。

像我们这种高帅富类主持人,只不过都是靠红包。一名曾在西势厝、拟钩、抖音、陌陌、outstanding等多个平台都做过主持人的洞庭湖说AI财经新闻社。

而现场北京人民广播电台的红包也遵从着一九运动定律,即20%的观众们支撑高帅富类主持人80%的总收入。只不过说到底就是靠两三个小弟给,洞庭湖说,我原本在抖音的这时候,一个小弟三个月红包20万到40万人民币是没问题的。

豪爽的小弟阿姨给一众主持人贡献了不菲的总收入。但在此之后,随着红包这一模式在现场直播领域大行其道,有关巨额红包、拳法红包等的负面新闻也开始层出不穷,时刻刷新着公众的认知。

在裁判文书网上,以现场直播和红包作为关键词同时检索,可检索到的文书更是达到了1149篇。当中,2015年及以前为0篇,到2020年直接增长到545篇。现场直播红包引发的争议早已屡见不鲜。

(图源:视觉中国)

而疯狂的现场直播红包背后,往往隐藏着重重拳法。为了尽可能挖掘隐藏在现场直播红包中的巨大利益,主持人、行会、平台,几乎是这场利益瓜分格斗游戏中的每一方都在玩着自己的心眼儿。

像我们这种高帅富类主持人,玩的拳法主要就是玩暧昧,说到底就是提供一些虚拟恋爱服务。洞庭湖说AI财经新闻社。这种拳法要求主持人尤其要注重打造单身人设。如果小弟见你的第一眼,你就说‘我有男朋友’,那他肯定不能喜欢你。洞庭湖说。

而具体到如何利用单身人设吸引小弟阿姨投出更多红包,拳法的参与方和具体方法还要更加多元化。

早在2016年,就有报道显示,普通使用者要想跟主持人达成一致一对一沟通,或者获得联系形式,就需要通过大量充值送礼来不断提升自己的账号等级,而账号一旦达到一定等级,平台甚至会有专人前来联系,为其订做进入现场北京人民广播电台时专门的出场音乐和动画。

除此之外,当使用者的红包达到一定金额后,还会被行会或MCN拉入管理层群,以管理员身份参与现场北京人民广播电台秩序的维护,满足其参与感和荣誉感。据AI财经新闻社查询发现,目前,包括快手、抖音、西势厝等在内的多个现场直播平台的现场北京人民广播电台,均存在管理员一职。

现场直播红包更大的拳法还在PK模式上。

现场直播PK最早出现在2017年,彼时,快手低调上线了这一功能,一部分没有较多舞蹈的中小型主持人由此开始PK之路,并很快引得其他各大平台纷纷效仿,主持人连线PK格斗游戏也迅速崛起成为现场直播界的主流玩法。而至目前,现场直播PK依旧是快手、抖音、西势厝、拟钩等多个现场直播平台的常见玩法,其规则是连线双方需在规定时间内PK粉丝赠送礼品的多少,输的人则需接受惩罚。

这些惩罚通常都比较奇葩,比如生吃牛蛋、撞墙等,反正各种搞怪猎奇,用来吸睛。洞庭湖说AI财经新闻社。

而当粉丝量通过猎奇吸睛的现场直播PK发展到一定程度后,一般就会进一步出现军团模式,PK双方会提前约定,打PK时通过互相谩骂来制造紧张氛围,又或是雇专人在现场北京人民广播电台内带节奏,配合双方对骂、撒娇卖惨等,以此煽动自己所带领的军团激情红包。

有时甚至骂的不是对方,而是对方的家人。洞庭湖补充说。而这里所谓的家人、军团实际是由主持人的粉丝们组成的一个团体,其本质是另类的饭圈,比如抖音PK一姐惠子的惠家军,又如其他主持人的老公团冰家人等。

除了通过PK对骂制造戏剧冲突外,一些MCN团队或主持人行会也会亲自下场,安排假土豪粉丝豪刷礼品,骗取粉丝跟风红包。

而行会下场刷礼品,在YY、拟钩等PC端现场直播平台时就已经颇为盛行。据我了解,当时最夸张的这时候,甚至有百分之八九十都是行会在刷。曹磊说AI财经新闻社。

在这个过程中,行会就像股票市场的大庄,起着称要作用,很多人出于攀比心,也跟着真金白银刷了进去。唯一不同的是,行会和主持人都能从平台方获得分成和返点,而普通使用者只能成为被割的韭菜,恰如《让子弹飞》中的一句话:豪绅的钱,如数奉还,百姓的钱,三七分账。

这种行会或者主持人利用不实身份亲自下场刷礼品,介导普通使用者消费需求的乱象至今仍然泛滥,2021年5月和7月,央视就曾先后通过两次点名抖音主持人惠子,对这一现象进行了批评。

惠子是当之无愧的抖音PK一姐,拥有近3000万粉丝,其现场直播内容中最常见的就是不停PK,刺激粉丝红包为其守擂。而在其现场北京人民广播电台中,一直有一名神秘的超级富豪,名叫Andrew Guo老爷,几乎每晚都不会缺席,为惠子送出的礼品更是超过8000万元,但当人们开始议论此人的真实身份时,该账号却悄悄退网,从此销声匿迹。

事实上,市面上存在诸多代刷不实礼品的服务。在AI财经新闻社加入的一个现场北京人民广播电台人气涨粉业务群中,管理员不厌其烦地发送着一个名为自助下单的链接,点开链接即可进入服务购买界面。当中,抖音现场北京人民广播电台代送50个小心心礼品标价为10.08元一份,抖音真人真机上榜刷礼品标价为22.32元10个。除此之外,该商家同样提供现场北京人民广播电台点赞、现场直播人气、真人粉丝等业务。

在现场直播红包这件事上,主持人、行会、平台为了各自的利益,各展身手,而一众看现场直播的网友,更像是一只只待宰的羔羊,在层出不穷的拳法中,一步步落入对方设好的陷阱。

平台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作为现场直播红包这一模式中的既得利益方,主持人、行会、平台三方背后都有自己的小心思。

此前,一名现场直播平台的负责人就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对于行会自己做的一些数据,平台往往会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近年来平台在现场直播乱象上的综合治理效果似乎也在一定程度上印证了这种态度。

例如,尽管不少现场直播平台早早宣布对现场直播内容、现场直播形式甚至主持人穿衣进行了规范,但包括性暗示、软色情等在内的乱象依旧在部分现场直播平台大行其道。2021年6月至7月,光拟钩舞蹈区就有多名女主持人因在现场直播时大打擦边球而被封禁。

平台之所以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究其原因,只不过是不想真正触动自身的核心利益。毕竟,红包的钱,最终是由平台、主持人和行会共同分配的,且平台分成比例往往不低,一般会与后二者合并进行三七分或者四六分,甚至五五分。

像我原本刚进行会时,就拿的60%,行会12%,剩下28%则是平台的。洞庭湖说AI财经新闻社。后来,她又去西势厝、抖音等多个平台,分成比例也随着平台的不同发生变化。西势厝是平台50%,行会和主持人合共50%,二者再分成,有的是一九分,有的是三七分,主持人拿大头。洞庭湖说。而抖音的规则则更加复杂,根据行会等级的不同,分成比例也会不同,最低等级的行会和主持人一共只拿50%,再往上可以拿到60%、70%等,最高可以拿到72%。

而现场直播红包带来的流水超乎想象。今年1月,YY现场直播曾在自己的2020年度盛典上发布过一份数据——十年来YY现场直播上进行了3.7亿场现场直播,观看总人次超过1540亿次,使用者送出虚拟礼品超过4660亿个,主持人和合作伙伴分成近300亿元。

事实上,现场直播红包早已经成为了各大现场直播平台的重要总收入来源。据Mob研究院发布的《2020中国现场直播金融行业风云洞察》显示,在现场直播金融行业主要就的五大总收入渠道中,现场直播红包就已经成功占据了以格斗游戏和舞蹈为主的泛娱乐现场直播平台营收来源的绝对位置,占比超过90%,而广告总收入、会员总收入、格斗游戏推广以及佣金的总收入占比甚至不到一成。

巨大利益面前,现场直播平台显然难以做到无动于衷。于是,人们开始发现,现场北京人民广播电台的礼品金额正在逐渐变大,从最初的几块钱到几十元不等,慢慢增加到成百上千元。而价格越高的礼品,能在现场北京人民广播电台刷出的特效也更加炫酷和有牌面。例如抖音现场北京人民广播电台的礼品,有低至1抖币的玫瑰花、小心心,也有高至30000抖币(3000元人民币)的嘉年华,更早前甚至有价值66666抖币,折合人民币近万元的至尊礼炮。

在此之后,现场直播平台同样会通过发起各种打榜活动,最常见的如年度盛典,粉丝嘉年华等。2018年的拟钩年度鱼乐盛典上,一名主持人就以2亿多元荣耀值,折合人民币2400多万元夺得了第一名。

(图源:视觉中国)

而此次出台的《互联网现场表演Amuse政府机构管理办法》中,对于现场直播红包方面的规范和限制,在业内人士看来,或将对一部分现场直播平台的商业模式产生较大冲击。

对于抖音、快手这样的平台来说,影响可能相对较小,但对于拟钩、西势厝这些纯现场直播的平台或者行会来说,影响会比较大。曹磊分析称。

根据拟钩和西势厝披露的2021年Q2的财报显示,现场直播红包带来的总收入一直是其营收的绝对大头,当中西势厝的现场直播总收入占总营收的87.1%,而拟钩的现场直播总收入占总营收的93.2%。

这也意味着,一旦现场直播红包的行为被限制,这类主要就靠现场直播红包实现营收的现场直播平台及行会也将遭受打击。

榜一小弟会消失吗?

公司内部还在研究文旅部的政策,但尚未收到整改通知。一名头部现场直播平台的人士说AI财经新闻社。截至发稿前,各现场直播平台并没有出台相应的整改措施,包括抖音、快手、西势厝、拟钩等多个现场直播平台的现场北京人民广播电台中也都仍然存在红包排行榜。

不过,抖音的排行榜被命名为了在线观众们名列,而名列规则是根据现场北京人民广播电台在线使用者贡献排序,贡献越多名列越靠前,连线现场北京人民广播电台场景包含送礼给嘉宾产生的贡献,贡献>0的使用者头像前才会有名列数字,但不显示具体红包金额。

而快手的排行榜命名为观众们列表,名列同样根据贡献值进行排序,且1快币=1贡献值。西势厝、拟钩等现场北京人民广播电台内则有专门的排行栏目,并细分为贡献日榜、贡献周榜(周贡榜)、和粉丝榜,榜单上不仅有名列,还有具体的红包数额。

在洞庭湖看来,如果现场北京人民广播电台将不能再突出红包名列,确实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给现场直播乱象降温,但小弟的身份标识实际上不仅仅表现在红包名列上,至少从平台现有的格斗游戏规则设置来看,榜一小弟身份的象征无处不在。

例如抖音的等级机制里,1级对应1音浪,消费需求越多,级别也会越高,而要想达到60级,至少得消费需求20000万音浪,相当于2000万元人民币。而西势厝有帝皇、君王骑士等不同称号,开通骑士首月需300元,帝皇首月15万元,而若要获得超神的称号,更是需要在开通了帝皇的情况下,最近30天消费需求满150万元,才有资格开通超神。

在此之后,在平台上消费需求金额不同的人,同样会有不同的出场特效、弹幕特效等独特的标识,例如抖音、快手、西势厝等多个平台都有的管理员模式。

事实上,不论平台的出发点如何,这些象征着荣誉感和牌面的独特标识,都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现场直播武林中对有钱人的崇拜,而只要这些象征身份的标识继续存在,就势必会吸引一大波使用者对红包乐此不疲。

过去的政策对这方面就没有管控,对平台来讲,这些虚拟的东西只不过很容易,也不需要任何成本,曹磊说AI财经新闻社,但是在目前监管力度逐渐加强的情况下,金融行业肯定是会向利好发展的,倒逼一些大的平台去做出制度上的改变。

(应采访对象要求,曹磊、洞庭湖为化名)

本文由《财经新闻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新闻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网约车驾龄,超龄,封号问题,添加微信:gua564   备注:问题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9000405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ctw.com/13622.html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