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目新闻对话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疫情地图发起者:一张地图爆火背后的日与夜

天目新闻对话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疫情地图发起者:一张地图爆火背后的日与夜

两张被德武雷瓦刺破的白色世界地图,800数个清早,188个国家和地区,近4000个监控处所,亚洲地区的新冠诊断疑似病例、失踪数目和疫苗接种数据——这是陪伴着了不计其数人的新冠肺结核禽流感世界地图,也是董恩盛清早守护者的呕心沥血沉淀。

自2020年1月正式发布以来,不计其数市民、新闻媒体机构以及政策决策者通过它动态介绍那场大霍乱的亚洲地区重大进展。到为止,这张世界地图的最高点值巴韦县达到46亿,总计用户数量超过2600亿。该工程项目频密被华盛顿邮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报道网、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福斯新闻报道、纽约时报等非主流新闻媒体提及。

迪克森·普林斯顿大学机械工程与研究课题系副教授拉尔夫·斯宾塞和她源自中国的研究生董恩盛,就是这张世界地图的策划者。随着世界地图在亚洲地区伤风败俗,荣誉奖也向他们涌来:美国《黄金时代》周刊将其列为2020年最了不起的发明者;拉尔夫·斯宾塞跻身于《黄金时代》亚洲地区最具声望100人之列;董恩盛成为2022本年度全英五大华裔优秀青年得主;前段时间,项目组还问鼎了世界内部空间自然地理优秀荣誉奖奖(卫生保健应用领域)。

天目新闻对话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疫情地图发起者:一张地图爆火背后的日与夜

截屏作者

下列为谢鲁瓦新闻报道与董恩盛的谈话。

谢鲁瓦新闻报道:工程项目初上架时,新冠肺结核禽流感可以说还没有在在世界上大行其道,你们是怎么考量要做这样两张世界地图的?

2020年的1月,我和我的导师斯宾塞讨论下学期的研究要做什么,我们不约而同地想到了收集禽流感数据以便今后进行数据分析,就这样定下来了。当时判断新冠肺结核可能和非典一样,到天气热起来就没了,我也就跟踪一个学期就能结束。我们都没有想到后续会产生这么大的影响,一直到如今已经追踪了两年半时间了。所以回溯到当时,它更像一个学术研究的起点,是一个很朴素的想法。

谢鲁瓦新闻报道:在禽流感世界地图搭建中,你主要负责哪方面的工作?怎么和你的专业(机械工程)结合起来?

董恩盛:我以前学的是自然地理信息这块,做自然地理信息系统,还有一些卫生保健以及统计方面的背景,做起这个工程项目来比较顺利。在有数据的情况下,差不多花了9个小时,也就是在2020年1月21日,就把第一版的系统搭建起来了。然后因为我的导师本身也做很多传染病模型,对霍乱的敏感度是比较高的,她给我提了许多专业性的意见,并且在她的社交平台上向大众介绍了我们的世界地图。

禽流感世界地图突然走红,这让我很意外。在世界上的人24小时一直盯着我们的禽流感世界地图,每天上亿次的用户数量,也给我造成了压力。尤其是禽流感一开始,我们的服务器是和别人共用的,当时并没有很专业,所以用户数量一激增,系统一崩,我就非常紧张,有时候崩在晚上,就整夜没办法睡觉。

最开始的几个月,我们只有两三个人的小项目组,每天24小时得有人盯着,全靠手动搜寻数据。到现在,我们有了45人的项目组,还有了独立运行的服务器,世界地图能做到99%的自动化获取数据、处理数据。随着项目组越来越大,分工也越来越细。我们按地域分组做数据的监控和修整,现在的工作没有那么复杂。

很多人来问我们,你们学的是机械工程,怎么就跨行做禽流感监控了?其实我们学院在2019年底已改名叫机械工程与研究课题,我们属于研究课题这一块。我们认为机械工程的概念应该拓展开,不仅仅是关于地面上的道桥设计或者材料结构这么简单,还要研究更宏观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事关人类文明的工程,它本身就是一个交叉学科的应用领域。早在禽流感发生前,我就在研究课题和卫生保健的跨学科应用领域做研究了。

天目新闻对话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疫情地图发起者:一张地图爆火背后的日与夜

谢鲁瓦新闻报道:两年多来是不是遇到过不少困难?比如说数据标准或者数据收集?

董恩盛:确实是这样。标准的不一样会造成数据的不一样,数据的不一样会造成预测的不一样,预测的不一样又会带来决策的不一样。我们遇到过一些地方对诊断疑似病例的定义不同,比如一地官方有诊断的数据,又有检测成阳性的案例数据,且两个数值是不一样的,我们该怎么取?这挺伤脑筋。

再比如说,我们的世界地图现在每半小时更新一次,每60分钟会在平台正式发布一次,数据更新非常频密,这也给我们带来了困扰。像以色列,最多的时候一天公布21次数据,究竟哪一次才能算为当天的最终数据?又比如美国,如果我们以美东的24点为标准算作一天,那么西部的夏威夷、阿拉斯加可能还没有正式发布当天的数据,这就不能成为美国一天的数据。这就要求我们对数据进行动态调整。

还有,早期的时候,比如一个小国家突然发生一个疑似病例,只在新闻报道新闻媒体上报道了,自动检索不一定能收集到。我们想了两种方法,第一种是看WHO公布的数据,但它有一定的滞后。另一种情况,我们直接和用户沟通,我们公布了邮箱,任何人都可以发邮件给我们问询。

最火爆的时候,我们一天就收到几百上千封邮件。我们根据这些信息去当地的官方或卫生部门核实,确定之后再正式发布。但随着各个国家报告数据越来越规范化,这种互动现在变得少了。前不久,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的项目组还发来邮件,专门来询问美国的一些禽流感数据,这也让我很惊讶。

谢鲁瓦新闻报道:两年多来,禽流感世界地图是否一直在更新改进?

董恩盛:改进还挺多的。比如我们的界面改动了很多,一开始我们有康复的数目,但后来这个没有办法统计,因为很多人自己康复了,没有经过上报,我们就把这块内容取消了;还有一些比如美国检测量有多少,现在也没有办法统计,因为很多人在家里检测。再比如说现在很多地方不是每天都报告,有可能一周一次,这种情况我们就只能是在可视化上用周的数据,而并不都是以天的数据来代替,做了一些微调。

除此以外,系统最开始就是个人手动收集数据,但到为止,我们已经可以实现99%的自动化,这个自动化除了包括收集数据,也包括检测数据,这个变化也是挺大的。

还有一点,我觉得这个时间长度确实也挺久,我们坚持两年半了,我本人完全没有想过能做这么久,有些人现在可能觉得禽流感并不是很严重了,他们偶尔会看一看我们的世界地图,惊讶地发现世界地图还在,就会觉得我们很厉害,一直在坚持做这件事情。

天目新闻对话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疫情地图发起者:一张地图爆火背后的日与夜

项目组获得世界内部空间自然地理优秀荣誉奖奖(卫生保健应用领域)

谢鲁瓦新闻报道:除了提供动态禽流感数据,这张世界地图的创建,你认为对亚洲地区还有什么意义?

董恩盛:比如说对学术界的研究很有意义,因为在学术应用领域,其实想得到一个这样详细的、美国涉及到郡县级别的两年半的所有数据,这对学术界是非常可贵的。

其次,它在政策制定上也有非常多的影响,当时在世界上都在学习我们的世界地图,甚至像意大利、德国他们没有自己的世界地图,当地政府都是依靠我们的世界地图,来分析自己国家的情况,这也促使他们自己去做信息公开,相当于促进了亚洲地区卫生保健数据向大众公开。

还有对于第三世界国家,他们通过我们的世界地图学到了很多,比如学习了禽流感世界地图的制作,做了类似的数据公开,改变了以前信息闭塞的习惯。

之前,我参加了智利的国家卫生保健和国家安全的一个论坛。第一个演讲的是智利的总统,第二个就是我,这让我觉得很荣幸。我是唯一以英语做演讲的人,介绍了禽流感世界地图是如何创建和运行的,他们觉得受益匪浅。我们相当于给在世界上就是做了一个范本,大家都愿意用我们这套系统,去监控和报告数据。

谢鲁瓦新闻报道:禽流感世界地图做了两年多,你觉得自己有怎样的收获和成长?

董恩盛:这对我个人来说影响蛮大的。一开始我完全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大影响,只是把它当做一个学术工程项目。但后来大家都来跟我说,世界地图做得非常成功,帮助了非常多的人。甚至有人告诉我,因为看到了我们的禽流感世界地图,人们开始重视防范新冠病毒,有可能间接地拯救了很多人的性命。

如果是真的话,我觉得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情,因为毕竟可以通过我们一些学术方面的努力,不仅在学术界进行发光发热,也可以为全人类的福祉做一些贡献,我觉得是一件非常骄傲的事情。

谢鲁瓦新闻报道:禽流感世界地图的工程项目已步入正轨,你未来有什么新的计划或者打算?

董恩盛:对于我们的新冠禽流感世界地图,现在想把它继续经营下去,未来有可能会通过禽流感世界地图再去拓展新的应用领域,就比如应用到其他传染病,我们也可以进行类似的数据整合。此外也可以和一些非盈利组织进行合作,做成一个以公共利益为为导向的网站,我们的宗旨是服务于学术、有益于公众健康。

(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举报/反馈

网约车驾龄,超龄,封号问题,添加微信:gua564   备注:问题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9000405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ctw.com/4809.html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