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逃离了大城市:远程办公拿高工资,自由职业全国接单

我逃离了大城市:远程办公拿高工资,自由职业全国接单
关上金沙新闻报道,查阅更多高画质相片

深燃(shenrancaijing)原创

作者 | 唐和家 王东 李秋涵 邹帅 宛其

撰稿 | 王东

大都市不香了?

但如何能在返回大都市后找出最合适的组织工作以求经商,所苦着许多想逃出的青年人。

自2020年禽流感以来,有一大批人,优先选择了倍受时间和内部空间管制的组织工作形式,已经返回了大都市。她们或者透过远程办公设备的形式,返回三线线卫星城后,继续为第一线公司组织工作;或者是靠著他们累积的天然资源和专业技能,返回第一线卫星城后全省订货。

深燃和四位同时实现办公设备民主自由、逃出大都市的青年人聊了聊她们的日常生活。她们之中,没人在成为民主自由插画师后,完结了白领日常生活;没人透过远程办公设备和全职,在家乡领到了第一线卫星城的总收入;没人回家Loulay了短篇小说,月总收入能达一万元;没人卸下经营形式十多年的营生,到楚雄抓起了自新闻报道媒体写手;还没人在被小厂裁减后,开始了侨居日常生活。

不过,返回大都市,不利也有弊。没人同时实现办公设备民主自由后,反倒组织工作更忙,还经常为总收入而忧虑。对于有著反之亦然设想的青年人,她们提议,要从他们的嗜好和长处起程找路径,但也要想好后路。

拿着第一线卫星城的总收入在家乡日常生活,有苦也有甜

陶源 | 32岁 新闻报道媒体从业者 卫星城:济南

2021年,在北京待了5年之后我返回了济南日常生活。

我刚毕业的时候就在济南组织工作,也在这边买了房子,后来去北京在新闻报道媒体行业组织工作了5年。近年来随着年龄增长,结婚有了小孩之后,日常生活压力也越来越大。

尤其是这两年禽流感影响,节假日回家的计划总是被打乱,让我觉得日常生活非常没有规划。长时间憋在公司和家里,我2020年下半年一度非常抑郁。

去年正好北京租的房子到期,我们就回来了。一开始我打算辞职,但公司挽留我,并提出,可以远程办公设备,每个月来北京一到两次开会,我同意了。我在北京时月总收入两万左右,回来后因为远程办公设备,薪资下降了30%。不过我后来又接了一些全职组织工作,整体总收入跟在北京时差不多

返回济南后,我买了一辆车。刚开始一切看起来都非常好,拿着第一线卫星城水平的薪水,不用承担房租,组织工作上也没有内部空间约束了,我甚至设想可以经常出去玩,在户外露营,边玩边组织工作,同时享受度假和组织工作的快乐。

我逃离了大城市:远程办公拿高工资,自由职业全国接单

但是,回来之后我发现有许多东西不可控,远程办公设备后没有通勤时间了,但感觉更忙了,每天从早上8点多到晚上都在组织工作。原来坐地铁的时候还可以看电子书,现在我都没有时间去看别的。

当然,这其中一方面是因为我们公司内部变动,给我增加了不少组织工作,另外我回来后也接了一些全职,再者,家里有孩子,他会时不时粘着人,导致办公设备效率比在公司低。因为禽流感和组织工作,许多计划中的事情暂时也还同时实现不了。

不过,回来以后,我的状态确实好了许多。在北京这几年也有一些积蓄,短时间内不至于让日常生活有压力,还有大把的时间陪着家人,我们全家偶尔也会开几个小时车回父母家,每次也能待得比较久。

所以我他们想着,如果有可能,我可以在本地找一份比较清闲的差事,同时靠著大都市累积的人脉、能力,接一些外部稿件,扩充一下总收入,或者完全做民主自由撰稿人。至于长期返回大都市,就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成为民主自由插画师,自律的压力并不比上班小

蓉儿 | 26岁 民主自由插画师 卫星城:成都

我2018年大学毕业后在北京一家公司做设计相关组织工作,但我本身活泼好动,每天有许多稀奇古怪的设想,组织工作了半年,就觉得每天枯燥重复的组织工作不适合我,于是在2018年底放弃了这份组织工作。

从小我就喜欢绘画,高考时即便文化课成绩不错,也还是独自前往北京,接受了长达八个月的美术生集训,后来大学也是学习了与绘画相关的设计专业,所以,在辞职后,我还是想拿起画笔,透过他们的嗜好获得一份总收入,便决定当一名民主自由插画师。

2019年,除了他们接插画的单子之外,我发现许多人都对如何用iPad画插画非常感兴趣,但市场上相关的课程很少,我就开始开发这一类的课程,成为了一名插画课程讲师。

民主自由职业者第一年,我因为朋友大多在北京,而且觉得还是大都市有更多的机会,就坚持白领。但我几乎每天都焦虑到凌晨两三点才能入睡,因为在北京日常生活成本很高,仅是房租一个月就几千块,而我总收入不稳定,过得非常拮据,去超市购物也只会优先选择一些打折的商品。

为了缓解压力,有段时间,我还打算找组织工作重新返回职场,但面试时一看到逼仄的格子间,就打了退堂鼓。

我逃离了大城市:远程办公拿高工资,自由职业全国接单

下定决心不再重回职场后,我就开始想办法降低日常生活成本。2020年禽流感爆发前一周,刚好赶上房租到期,我就把东西寄回了家乡,完结了白领,打算蛰伏一段时间给他们充电。

在家的那段日子很充实,每天上午画插画,下午拍视频剪视频,还能和父母出去散散步,日常生活也没什么成本。而且我推出的课程受到学员的认可,总收入也有了很大提升。

但在家乡几乎没什么同龄人,也没什么娱乐设施,待到2020年11月时,我返回家到了成都。许多朋友都说以后要来成都养老,我就想着他们可以先来探探路。

不过,到成都后,我也很少出去玩儿。现在的组织工作虽然办公设备倍受时间、地点的管制,但我几乎每天都有组织工作要完成,经常从早上9点半,一直组织工作到凌晨2、3点。

去年有一次因为太累,我打算给他们放三天假,出去好好逛逛成都,但出去之后才发现,一个人出来玩儿还不如继续在家里组织工作更开心。

我现在的放松时刻,就是和几个反之亦然做民主自由插画师的朋友,在画画的时候同步语音聊天,就像是组建了云办公设备室。

我对现在的日常生活状态还算满意,决定在成都落地生根,定居下来。组织工作上我今年也开始慢慢转型,向插画组织工作室路径发展,寻找更多志同道合的小伙伴加入我们的团队。

这三年我学到了许多,从最初的迷茫、负担不起日常生活的基本开支,到现在找出了发展路径、能够透过嗜好养活他们、并且拥有一份想一直坚持下去的事业。我很庆幸当初有挑战日常生活的勇气。

对于那些想返回大都市、从事民主自由职业者的青年人,我觉得可以从他们的经验、长处,或者兴趣嗜好起程找路径,只有热爱才能坚持下去。但是,民主自由职业者要承担的压力可能会比上班更大,也需要做好心理准备。

写短篇小说月入3万,也会担心总收入不可持续

阿珂 | 25岁 网文作者 地点:广东云浮市

在同时实现办公设备民主自由之前,我在某第一线卫星城当语文老师。杂事太多,许多看似鸡毛蒜皮的小事,能把人折腾得身心疲惫。备课时间被挤压,时常加班到凌晨。

时间长了,我因为经常熬夜,开始内分泌紊乱。实在受不了这份钱少、事多、责任大、离家远的组织工作,我下定决心辞职。

为了逃出组织工作,我一心想怎样才能不用再出去上班。

我想到,我喜欢文学,念师范大学、读汉语言文学专业、当语文老师,一直都没有返回文字。辞职后,我返回家乡,就马上准备大纲,关上电脑开始写短篇小说。

后来的过程看起来很顺利。我第一本短篇小说写了将近一年时间,在第二个月就开始赚钱了,领到了2000多块。相比我做老师时一个月4000块钱的薪水,要少许多,但后来情况就不一样了,我每个月的总收入越来越多,在第一年同时实现了月入过万。现在是第三年,每月总收入在1万到3万之间。

回家后,日常生活很简单,每天睡到自然醒,吃完早餐打游戏,或者上街逛逛,到了饭点就吃饭,午饭后就是看书时间,到下午四五点开始动笔,晚上十一点左右,就能完成更新2000字-4000字的任务。禽流感前,我有时候也会抽空去旅游,已经去过了不少地方。

我逃离了大城市:远程办公拿高工资,自由职业全国接单

在家办公设备民主自由,起初遇到的最大障碍就是家里人。家里供一个孩子上大学不容易,结果我大学毕业,组织工作没多久,就辞职了,像是在家当无业游民,没有固定总收入,这把家人们气得七窍生烟。

民主自由职业者总收入不固定,时间长了也有一定程度的焦虑症。

我整天担心写书赚不了钱,就算这本书能月入两三万,也会害怕完结之后再开新书时,读者不喜欢,一旦书扑街,就没有总收入了。焦虑一度让我注意力很难集中,这直接影响到码字,原本一小时可以写一千字,注意力不集中的时候,一小时两百字都无法完成。失眠也是有的,躺在床上就想着总收入的事,毫无睡意,会想下个月会不会吃土,真的是因为穷睡不着。

去年,我心血来潮考公办教师编制,考试透过,但在面试的时候我放弃了,我还是更喜欢无拘无束的状态。

青年人如果想走这条路,一定要找好后路,想好他们能做什么,有什么专业技能可以赚钱。我有个同事,辞职后陷入迷茫,又没钱,最后去餐厅做服务员过渡,因为学期中旬很难找出教师的组织工作,由教师变成服务员,心理落差也挺大的,后来,新学期要开始了,她重新应聘教师,幸好顺利透过面试,日常生活才回归正常。

被小厂裁减后,决定去不同卫星城侨居

章良 | 25岁 民主自由职业者者 卫星城:昆明

我是在北京读的大学,本来想申请去国外读书,但禽流感打断了留学计划,又不想在国内读研,就匆忙参加校招开始组织工作。没想到,我还没完全适应,在2020年年底就被公司裁了。

组织工作时间不长,但互联网公司996的组织工作节奏,我的身体吃不消,只半年,精神状态和体能就明显下降了。有了这次经历之后,我决定降薪去一家传统新闻报道媒体,组织工作节奏慢了许多,也开始有周末休息时间,身体才稍微好转一点。不过,这份组织工作我不是很喜欢,又组织工作了半年多,就主动离职了。

再次离职不是一时冲动,我开始思考,他们真正想什么。还在大学阶段时,我就已经打算不在第一线卫星城买房定居,主要是对未来预期不高,也不想吭哧吭哧地埋头苦干买套房,之后被就困在那里。

我在微博有20多万粉丝,已经接到商单,就算不组织工作,也能维持日常日常生活开支,加上他们之前也有些积蓄,好好规划支出,是可以保证一年不组织工作也不焦虑的。

我逃离了大城市:远程办公拿高工资,自由职业全国接单

想清楚这些之后,我决定到其它几个卫星城过一段侨居日常生活,最主要是为了拍视频,记录下不同青年人的故事,并运营新的视频账号。

去年回家,当我把这个设想告诉家人时,她们不太能接受。特别是我爸爸非常不赞同,春节还跟我生了好几天闷气。在他看来,年轻时还是应该留在大都市锻炼,不要这么早就下定论觉得他们不行。不过,妈妈很开明,支持我做他们喜欢的事,还说侨居完在家乡找个适合的组织工作挺好。甚至在我没起程时,还催促我要做好计划。

我去的第一站是云南昆明,是因为我想把日常生活在这里的一个好朋友作为第一组拍摄对象。

现在在昆明呆了半个月,拍摄的周期远超我预期,白天拍摄,晚上还得拉片,没有一天休息,但好在是做他们喜欢的事,累并快乐着。或许我把这个系列拍完,对于人生规划会有不一样的理解。

不能否认,北上广深第一线卫星城对青年人依然有很强的吸引力,可在高组织工作压力、高房价面前,至少我是不会再回大都市了。

窗外就能看到苍山,组织工作累了就呼吸一口新鲜空气

小乐 | 32岁 自新闻报道媒体从业者 卫星城:楚雄

我以前在河北有他们的咖啡豆商贸公司,也有咖啡店,日常生活和大多数个体商人差不多,订货、发货,看起来时间可以他们掌控,但毕竟算是实体营生,压力还是不小的。

一个多月前,我完结十多年的咖啡营生,和爱人来到云南楚雄侨居。放弃卫星城日常生活是蓄谋已久,快节奏、计划性、目的性极强的组织工作让我总是怀疑人生价值。组织工作这么长时间以来,我慢慢确定,卫星城日常生活可能真的不是我的追求。

逃出卫星城的备选项除了楚雄还有丽江,这两个地方的区别在于,丽江更像是旅游卫星城,来玩几天就回家,楚雄更宜居,也有许多青年人在这里侨居、长住。

倍受禽流感影响的话,楚雄的日常生活很容易保证,这边也有许多侨居的人透过线上组织工作赚钱日常生活。

我们现在做自新闻报道媒体账号,内容主要是楚雄市集Vlog、探店、日常Vlog等等,流量最好的一条是在一然堂吃素斋,5块钱6个菜自助,可以吃到饱。

这些内容在楚雄可谓唾手可得,也和卫星城日常生活形成反差,会吸引第一线卫星城的上班族。账号做了一个多月,流量还可以,前期的起号算是完成了。我现在尽量保持日更,白天拍素材,晚上剪视频,一天下来还挺忙的。日更对于自新闻报道媒体写手来说,还是要花不少心血的。目前还没有进入到变现阶段,因为我们也刚刚起步,未来还是走自新闻报道媒体的带货、推广等等商业化形式。

我逃离了大城市:远程办公拿高工资,自由职业全国接单

电商也是我们正在计划的一部分,主要卖楚雄特产。我以前做商贸公司,手里累积了一些客户,最近我也找了许多货源。现在因为禽流感,快递还不太方便,我正好也趁着这个时间把市场摸一摸,找出靠谱的商家或货源再决定合作。

虽然做自新闻报道媒体日常生活和组织工作很难分开,但我更喜欢这样的日常生活。以前做营生,白天就是发广告、订货、发货,很忙。现在能把拍摄、收集素材这样的组织工作融入到日常生活里,还是很舒适的。而且我觉得,如果我在卫星城里做日更的全职写手,我肯定会崩溃。因为拍素材剪视频忙了一天之后,推开门,还是钢筋水泥,还要挤地铁,不像在楚雄,组织工作累了我呼吸一口新鲜空气,或者坐在窗前眺望一下苍山,就缓过来了。

楚雄的日常生活成本很低,饭店的米线、小面10-15元就可以吃饱。他们做饭更便宜了,这边菜市场卖的楚雄阿妈他们种的青笋、芦笋,都是一两块钱一斤。租房算是最大的开销了,但是基本七八百块钱就能租到不错的房子。我们的房子是1400元/月,一室一厅,采光非常好,窗外就能看到苍山。

我暂时也没计划在楚雄买房买车,就先这样做点喜欢的事情,赚的钱能覆盖我们的日常生活开销就可以了。而楚雄的空气、氛围,以及带给我的治愈感,是很难得的。

*题图及文中来源于pexels。应受访对象要求,文中蓉儿、陶源、阿珂、章良、小乐为化名。

网约车驾龄,超龄,封号问题,添加微信:gua561   备注:问题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9000405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ctw.com/57.html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