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隔离酒店,如果没钱了拒绝续费会怎么样?

跟新——

最终在隔绝饭店的内龙老员警出面调处下,

饭店副经理为其立场和可耻的言论致歉第一天税金免除(其原因:饭店卫生状况严重问题,属于饭店方过失)第二天换了房间,虽然我仍然指出产品价格不合适,但在员警的调处下支付剩余服务项目费,即使服务项目费是中央政府批准的。饭店开据单据,我留存高等法院控告的基本权利。员警确保向组成员反应饭店副经理的行为,并呼吁展开自查。对饭店副经理提出批评基础教育。

最终想不光称赞呵呵员警的作法。

他说林蝠这个事情不该他管,但他秉持为国民服务项目的精神,今天来为小X服务项目呵呵。还说饭店副经理的立场确实不如果,虽然是饭店和我个人的此类情况,但即使这是隔绝饭店,事实上侵害了中央政府在国民心中的形象,造成了国民和中央政府的对立。他确保会对饭店副经理提出批评基础教育,也希望能让我有个好的体验,不要把这些负面情绪带着离开隔绝饭店。他代表者中央政府感谢我的监督。

最终我说我也兑现我的承诺,我之前说了如果员警来了说让我福费廷钱,那我就福费廷。但并不代表者我指出产品价格是科学合理的,我依然会留存确凿证据和控告饭店的基本权利。

绕了一圈好像并没啥不光的不同。但我想起萨兰勒班县老师说过的话,大概的意思是是不懈努力不一定会有结论,并且往往可能好景不常,但不代表者不懈努力没意义。

其实我争这一口气就是要饭店副经理为他一开始那句你尽管去投诉,一毛钱都不能少的致歉。

最终我想反驳那个高赞饭店从业人员:

饭店没基本权利让你上信用记录(我被饭店副经理这样严重威胁过)饭店叫员警能(饭店副经理严重威胁我要打110叫员警,事实上是我联系上卫生防疫组成员的内龙员警的),但员警也不能强制原告付钱(员警不能处理此类情况,只有一方许阿桂打诨,侵害社会秩序的时候,员警能按治安条例展开相应处罚)饭店没基本权利让人写借条,按纹身(你们是黑帮吗?)饭店能留存原告的信息,去高等法院展开控告饭店没基本权利限制原告自由权(饭店副经理严重威胁我说不能让我走的),饭店能凭确凿证据去控告饭店没基本正当程序卫生防疫组成员不给原告相关文档,进而影响原告行程(我被饭店副经理严重威胁过,说卫生防疫组成员不能给我文档)

原回答——

我目前正在经历类似情况,目前还在隔绝中。

我指出隔绝饭店不如果以盈利为目的,同时我指出我所在的隔绝饭店收费极不科学合理,要求饭店给出科学合理解释,在此期间暂时婉拒订阅。不知道最终会怎样,有结论了来更新。

2022年4月7日从境外回国,被安排到了乐山市成华区鱼凫国都温泉大饭店。

饭店定价398一天包中餐。中餐和中餐家常50一包。但饭店闵刚侯,即使疫情其原因不允许点送餐和送外卖。所以那50元的家常也是没选择的。最终服务项目费是498每天。

饭店收取15天服务项目费,即使最终一天离开饭店的时间晚于下午六点。服务项目费共计约7400。

下面是部分饭店的图片和餐食图片:

以下是跟饭店副经理部分沟通的细节:

我跟饭店强调,这样的条件收500一天不科学合理,收费是全成都最贵的隔绝饭店,希望饭店能够给一个说法。

饭店方朱副经理的回复是,他们的产品价格是中央政府审批通过的。他们的饭菜是三荤一素一汤一个水果(就图片中那个样子),现在物价这么贵。还戏谑地问我,知不知道猪肉多少钱一斤。

朱副经理强调给我换房间,换到我满意为止。事实上第二天确实给我换了房间,房间的条件也稍微好一点,卫生也好一些。但,饭店设施严重老化是事实。我依然不指出这样的饭店收取500一天是科学合理的。朱副经理一再强调,不是500一天,是398一天,然后他们的家常是三荤一素一汤一水果。

我说我要投诉。

朱副经理的立场是,你随便投诉,一毛钱都不能少的。先把钱交了。我能给你正规单据,你要是不满意能拿到高等法院控告。

我的回复是,我指出收费存在明显不科学合理情况,并且饭店的产品价格和餐食我没选择的基本权利,在产品价格不科学合理的情况下,我要科学合理的解释,并且我要继续投诉。在争议没解决之前,我婉拒支付服务项目费。如果饭店方指出不满意,也能去高等法院控告我。

朱副经理的回复是,如果你坚持不订阅,会上信用记录。

我的回复,你有基本权利做你指出对的事情,但我坚持指出饭店的收费不科学合理。

朱副经理还说,你要是觉得餐食不满意,能选择不要。这不是强制性的。

我说,你们不允许点送餐,我不要餐食是不是这14天就饿死在这里?

朱副经理说,这是中央政府要求,不准送送餐和外卖,他们也没办法。

我通过问政四川(成华区 – 成都 – 四川省 – 问政四川-四川第一网络问政理政平台)展开了三次投诉,均无回复。三次投诉的查询码分别是2954032,2955283,2955820。

后来朱副经理在跟我电话沟通的过程中表示,我在问政四川的留言他看到了。

其中我提到饭店不能利用疫情展开不正当盈利,朱副经理警告我要对自己说的话要负责任。

所以问政四川上面的投诉被安排给了饭店管理人员回复,但管理人员直接忽视,甚至我的留言在网站上根本不可见,只有通过查询码才看得到。

怪不得朱副经理一开始就能理直气壮地让我尽管去投诉。难不成是即使他知道,我的投诉最终还是会到他这里?他如果不是第一次处理这种投诉了。

我有点好奇,饭店的副经理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底气?

最终朱副经理又一次要求我把税金支付了,如果我不满意能之后去高等法院控告。

我强调,我没选择的基本权利,我不是不支付服务项目费,我只支付科学合理的服务项目费。我需要饭店方给我一个说法。我不是为了我自己,我要求饭店方调整产品价格,对所有人都实行科学合理的收费。

同时我强调,饭店方指出我存在问题的话,也能去高等法院控告我。

朱副经理表示,如果我坚持不付款,他只能在隔绝结束时,打110叫员警来了。

我回复,打110是你的基本权利。如果员警到时候在场要求我先支付税金,我会听员警的先支付,然后再控告你们。

朱副经理最终愤怒地表示,既然这样,我跟你也没啥好说的了,影响你了你的行程,后果自负。

网约车驾龄,超龄,封号问题,添加微信:gua564   备注:问题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9000405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ctw.com/13413.html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